水晶啦啦

妈妈说小孩纸不可以早恋四

江昀:

好啦,各位,来吧,


一二三,


吸团子啦!


        今天蓝忘机醒来的时候,不知怎么感觉自己的右臂有点沉,可能是没睡好吧,蓝小团子这么安慰自己道。可当他掀开被子正准备起床时,一个软糯无比的鼻音响了起来:"哎呀,蓝同学,你怎么起那么早,我还没睡够呢。"正在揉眼睛的蓝忘机顿时被吓了一跳,回头一望,差点没从床上滚下去。"你你你你你,你怎么在我床上啊?"蓝忘机的目光紧紧盯着床上那个毛茸茸的脑袋,一张白嫩的小脸涨的通红,连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。


     魏无羡晃了晃还有些发晕的脑袋,也慢悠悠地坐了起来,嘟囔道:"大家都是男的,何必那么紧张呢,真是个小古板,蓝湛,我再睡会啊。"他说罢,又一头钻回了温暖的被窝,准备继续做回自己的春秋大梦。蓝湛看着这个可恶的家伙,好看的细眉也皱了起来。气呼呼地穿好那繁琐的蓝家校服,洗了把脸后决定尝试履行自己班长的职务。


    他看着床上凸起的一团不明物体,颇感心累。但是,他可不会轻易放弃的。蓝忘机深吸一口气,心一横,一把拉开了紧紧包裹着魏无羡的被窝,淡淡说道,"该起床了。"谁知被子刚扯到一半,便被一股不明力量给拦截住了,随即伴着一阵不爽的哼哼声和妄图想把被子往回拉的力量传了过来。这人,明明还没醒,真是伟大的执念。蓝小团子默默想到,还是尽责地想把床上这懒虫给叫醒。便快步走到床边,轻轻摇了摇仍在熟睡的人,道:"别睡了,待会叔父要来检查了。"那人仿佛被烦的有些不耐烦啦,一把抓过蓝忘机的小白手放到脸边舒服地蹭了蹭,眼睛眯了一条缝,软软地说道:"好蓝湛,你就让我再睡会儿嘛,我好困的啦!"


    蓝忘机吓得立刻缩回了手,连呼吸也急促了两拍,脸上的血色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,但耳根却已羞得通红,他憋了半天,终是一句话也说不出,气得转身就走,不想再管这个可恶的家伙了。魏无羡好像也知道自己这次有些撩过头了,终于良心发现,把衣服一披,就急急忙忙追了上去。而刚刚醒来的江澄恰好看见了这一幕,给了自己一巴掌后才确定这不是梦,卧槽,魏无羡,你这个色迷心窍的家伙,友尽!



半个时辰后


   在用过早膳,小团子们便开始一起做早操。


  


       蓝忘机作为一个完美的三好学生,自然广播操做的也是无可挑剔,标准无比。同一旁的魏无羡等人简直是天壤地别,鹤立鸡群。而他相貌又惊为天人,虽然还有些尚未褪去的婴儿肥,但已能依稀瞧见日后的风骨。这也惹得不少小女生索性不动了,驻足观摩起自家蓝班长的盛世美颜起来。对蓝忘机来说这自然无法让他动摇半分。但同时,这也让一些人心生怨恨。一旁早已对蓝忘机埋怨已久的油腻少爷,温卯气得垛了垛自己的脚,把一口白牙咬的生紧,指骨捏得嘎嘎作响。忽然低笑一声,悄悄伸出了自己的右脚,"哼,看你还敢抢我风头,让你尝尝厉害。 "



        蓝忘机只觉得落地之时身体一歪,紧接着,左脚踝传来了一阵钻心的痛,"唔,你"他冷冷地朝温卯那看了一眼,后者则装作一脸无辜,可眼角的得意和嘴边的冷笑已经说明了一切。蓝忘机支撑着自己微微发颤的身子,咬紧了嘴唇,正想继续做操时,身旁一个人已先一步将他背起,向医务室的方向艰难地走去。"你,放我下来,我自己能走。"蓝忘机原就苍白的脸上此时又青了几分。在那人瘦弱的背上努力地挣扎起来,那人回过头,一双温暖的眸子定定的望着他,含笑道:"蓝湛,别乱动了,小心摔下去。放心,我一定会把你安全送过去的,对了,今天早上的事你就原谅我吧,别生气了嘛。"他说话的时候,还有点气喘,但还是将背上快要滑落的蓝忘机努力向上托了托,稳稳地向前走去。


       或许是今日的阳光格外温暖明媚,又或许是身下之人如此美好耀眼,蓝忘机的眼中浮起一层朦胧,不由也将魏无羡抱得更紧了些,那人仿佛察觉到蓝忘机的细微变化,唇边也勾起一丝笑意。


  


        "魏婴,谢谢你。"